追蹤
法洛猛的天空球場 Falohmum's Sky Field
關於部落格
台灣的棒球,坐斷東南戰未休;台灣的球員,天下英雄誰敵手。



_uacct = "UA-1084214-1";
urchinTracker();
  • 1643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我被抄襲了,還是個掛名總監的媒體人抄的


幾乎是馬上知道,因為在文章中間,被綁架來的的「少年君王」King Felix和「明日大帝」休斯正在對我招手,告訴我。

我寫棒球,尤其觀戰記,一向是有點話本式加鄉民式的,偶爾就會自己亂取一些綽號。反正我把自己的東西定義為球迷文字,取綽號是棒球迷的樂子。而什麼「明日大帝」,就是我自己為休斯改的綽號…。(詳見:明日大帝‧今日看我:洋基休斯六又三分之一局無安打)

自己編造的「少年君王」與「明日大帝」兩個人一起出現在別人地盤上,這可也未免太巧了吧。我定下心把文章看了一遍,愈看愈是心煩意亂,這應該可以稱之為剽竊沒錯。中時這位陳順昌先生,在他這篇「突然沒人跟阿民打招呼!」(以下簡稱「陳文」,發表於2007-05-07 15:41)所抄襲的,是我早一天發表的「幾近完美王建民‧首勝輕鬆到手」(發表於2007-5-6 09:36:06)。


以下是我整理的核對結果:

陳文第二段第四十七字起:

『開始秀出一些「完全比賽」的資料和歷史片段。鏡頭一再照著計分版上整排的「0」,還有隊友遠遠離開王建民,空出一大段板凳,留下他一人坐在椅子盡頭冰桶旁的畫面。』(計76字)

我的文章第四段第十五字起:

『開始秀出一些「完全比賽」的資料和歷史片段。鏡頭一再照著計分版上整排的「0」,還有隊友遠遠離開王建民,空出一大段板凳,留下他一人坐在椅子盡頭冰桶旁的畫面。』(計76字)

→76字一字不差全抄,相似度100%。


陳文第三段第一字起:

『這是不成文的規定。沒人敢去打擾他、接近他,彷彿他身邊有著不可侵犯的妖氣。事實上也差不多,對棒球人而言,他正在執行一項神聖的任務。』(計64字)

我的文章第五段全段:

『這是不成文的規定。沒人敢去打擾他、接近他,彷彿他身邊有著不可侵犯的氣場。事實上也差不多,對棒球人而言,他正在執行一項神聖的任務。』(計64字)

→陳文64字中抄了63字,把我原文「氣場」改成「妖氣」。相似度98%。(妖氣?幽遊白書?我還妖氣破錶勒?)


陳文第七段第85字起:

今年我們錯過了白襪伯利(Mark Buehrle)的無安打,但也看到了三場進入第七局還無安打的比賽。先是水手「少年君王」King Felix赫南德茲七局的無安打,最後是一安打完封。接著洋基「明日大帝」休斯(Phil Hughes)六又三分之一局的無安打,卻以拉傷大腿,無法繼續作收。但完全不能跟這次幾乎創造完全比賽王建民相提並論,投到了第八局,還是無安打無保送無人上壘的狀態(計156字)

我的文章第一段整段:

今年,錯過了白襪伯利(Mark Buehrle)的無安打,但也看到了三場進入第七局還無安打的比賽。先是水手「少年君王」King Felix赫南德茲七局的無安打,最後是一安打完封。接著洋基「明日大帝」休斯(Phil Hughes)六又三分之一局的無安打,卻以拉傷大腿,無法繼續作收。但完全不能跟今天這場比:正牌的「王」者,台灣之光王建民,投到了第八局,還是無安 打無保送無人上壘的「完全比賽」(Perfect Game)狀態…。(計169字)

→陳文156字中抄了136字,相似度87%。(陳先生把「今年,錯過了」改成「今年我們錯過了」,奇怪了,我是錯過了沒錯,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錯過了,何以用「我們」…)


未免也太扯了,抄得如此大膽。我進一步清查,又發現:維基百科「完全比賽」這一個條目頁面的第三段,共計273個字,被陳先生從中一拆,變成他文章的第四段後半和第五段…。[註一]

到這裡,全文約一千五百字裡,有大概三分之一是抄來的。各位朋友,要不要去看看,你們的文章有沒有被抄?

很令人吃驚是吧。身為媒體人,編採科班出身,好歹職務上也掛個總監[註二],抄得如此肆無忌憚。這是怎麼一回事呢?難道寫部落格也有稿件的壓力嗎?我們的媒體環境、媒體人的道德與思維究竟出了什麼問題?

我不是專反媒體的人。因為玩部落格,也曾有媒體的朋友來接觸過幾次,即使從不認識,我都願意給最大的方便,因為我也是吃人頭路,覺得大家職場打拼都很辛苦。

我在網路上逛,老是可以看到人們罵媒體罵記者,動不動「妓者」當代名詞,「腦殘」作定冠詞,講得難聽之至,心中有時會想,這也未免太過了…。

但今天,看到一個主管級的人,在公開的網路上,這麼大剌剌地剽竊別人的成品,據為己有,這麼引用維基的資料,不加注明,讓我不禁要想,是什麼樣的風氣,讓這位陳先生,做得這麼天不怕地不怕理所當然?

PTT鄉民最常罵記者的,就是愛到處抄又抄得爛。但那些是新聞,好歹也有個糊口飯吃的情由在。今天這個是怎樣?不過是寫個部落格,還是抄了。難道,抄,已成為一種生活方式?

我有點生氣,只要用心寫過東西的人,應該都能感受那種作品被人拆割開來的憤怒。這比冒名整篇貼上還糟糕。何況,被抄的這篇文章,是我熬夜看完球後,為了網路上的朋友們,撐著不去睡,趕在第一時間做出來的分享。

那是我對棒球的熱愛,還有對部落格朋友們的感情,看著別人糟蹋它,著實難以忍受。

同時我更覺得悲哀。這或許是個人行為,一篇錯誤,卻讓我不知道,我要用什麼心情,去看明天他們家的「新聞」?



PS.對不起,愛棒球的朋友們,讓你們看這個烏煙瘴氣的東西。以下是補償:我向arch*templar 的Rich兄商借來的照片。幸運的Rich大哥當天在現場,這是他拍的,回味一下角落王建民孤單的身影吧。也請尊重他,不要偷偷帶走哦。(原始圖片很大,被我縮小看不清楚了…他的現場觀戰記Nearly Perfect... 生動有趣還附相片連結,沒看過的強力推薦。)




附註:

[註一]第一段為維基原文。我故意把字空開,第二段為陳文,我把二段併作一段,目的是方便比對。藍字「事實上」即為陳文分段的地方。

完全比賽普遍被認為是投手表現的最高峰,而且是棒球或是其他任何運動裡最難達到的成就之一。它是投手生涯裡的一項傑作,而且,在美國職棒大聯盟裡,會把這個投手視為精英中的精英。事實上,它   是如此地罕見(與困難),所以 運氣和技巧同樣地扮演了重要的角色;有許多偉大的投手在生涯裡從未投出過完全比賽,而一些名不見經傳的投手卻投出過。在大聯盟過去超過130年的歷史裡,只出現過17場完全比賽;在19世紀裡出現的那兩場完全比賽,因為當時投手的投球距離只有45英呎,所以通常不包括在列表當中。簡單地說,大約每15,000場大聯盟比賽才會出現一場完全比賽。換算一下,大約每4年才會出現一次。

完全比賽普遍被認為是投手表現的最高峰,而且是棒球或是其他任何運動裡最難達到的成就之一。它是投手生涯裡的一項傑作,而且,在美國職棒大聯盟裡,會把這個投手視為精英中的精英。事實上完全比賽是如此地罕見(與困難),更因為運氣和技巧同樣地扮演了重要的角色;有許多偉大的投手在生涯裡從未投出過完全比賽,而一些名不見經傳的投手卻投出過。在大聯盟過去超過130年的歷史裡,只出現過17場完全比賽;在19世紀裡出現的那兩場完全比賽,因為當時投手的投球距離只有45英呎,所以通常不包括在列表當中。簡單地說,大約每15,000場大聯盟比賽才會出現一場完全比賽。換算一下,大約每4年才會出現一次。

維基條目頁:完全比賽

[註二]陳順昌先生的部落格為「中時編輯部落格」之一,在他部落格的個人簡介如下:

個人簡介
世新編採科畢

現任:中時網科編輯部人力中心總監

歷任:國際廣告協會中華民國分會副秘書長,中時商務人力萬象網總編輯,中國時報製稿中心主任,工商時報工商服務部企劃組主任,工商時報副刊專欄作者,工商時報採訪組記者。

著作:「迪化街傳奇」〈時報出版公司〉

原始頁面:http://blog.chinatimes.com/strong/BloggerInfo.aspx

[註三]:「突然沒人跟阿民打招呼!」已拍照存證。希望不要出現刪文不認帳的情形…。

2007.11.17補記:

這篇舊文有朋友收到推推王,來了不少當時未注意到此一事件的新朋友,所以我在這裡把後續處理的三篇文章連結上來好了。

總監抄文事件:我的終極回應  @法洛猛的天空球場 ( 主動提出網路和解條件 )
 
部落格被抄襲的處理:由中時陳總監事件談起  @法洛猛的天空球場 ( 和解後的整理 )

法客抄襲案【真】悔過書 @法洛猛的天空球場 ( 和解出現意外狀況,我放棄了 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