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法洛猛的天空球場 Falohmum's Sky Field
關於部落格
台灣的棒球,坐斷東南戰未休;台灣的球員,天下英雄誰敵手。



_uacct = "UA-1084214-1";
urchinTracker();
  • 1643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《世界盃中義戰爭議》不必心虛,虛心就可以了。


前天漫不經心的看著世界盃賽,台灣男兒強渡巴拿馬運河,一位球友丟來訊息和我聊起了「生命主播」林煒珽正在被痛批的一篇關於世界盃中義戰的評論:「心虛的勝利 我們不要當韓國隊」,聯合新聞網底下的回應痛批,PTT上也痛批。

文中爭議的是二個判決。沒看比賽的朋友,相關細節可以看 Milsten 這篇「中義大戰-精采但有遺憾 」。細節有了,評論也有了。朋友可以比較一下兩篇的寫法和觀點。

二個判決的結果都是對中華隊有利。但這能不能帶出裁判偏頗的結論,甚至說是主辦國做掉了義大利隊呢?

在這個案例裡,相信棒球看多了的朋友應該都會採用以下幾個概念:

第一、裁判也是人,憑藉的是肉眼。肉眼的判斷能力在許多接近的 PLAY 中是會有無能為力的模糊地帶的,甚至,裁判也會有閃神的時候。但判決沒有模糊的空間,總是要有 saft 或 out,好球或壞球,這時就看瞬間的判決。

差不多的判決,我們是不會予以太大責備的。因為,憑著慢動作重播才能判斷的結果,去辱罵或嘲笑肉眼判決的無能,算什麼英雄好漢。而在這種情況下,要說裁判是刻意的,最好要有足夠的根據。

第二、誤判也是比賽的一部份,雖然非常需要改進。但所謂的比賽,就是在裁判的裁決裡,去贏得比賽,或者,輸給裁判。這就是現行的棒球比賽。

第三、checked swing 的問題,出棒有沒有過半,是否算好球,完全由裁判決定。棒球規則沒有明文規定( 我知道的是這樣,有錯請更正 ),當然,也不能亂判,大家還是有共識的。常見的三種說法,是「手腕有沒有轉出去」、「棒子有沒有超出本壘板前緣」、「棒子有沒有超出打者身體」。

所以,裁判依他的觀察方法說了算,和好球帶差不多。場外可以評論,但場內沒什麼好爭議的。

另外,再提醒一點是,攝影機的角度和壘審是不一樣的,要由重播畫面來評論得更小心一點。

舉個例子,也由於 checked swing 的判決不是那麼絕對,我們看電視轉播球賽,像這種出棒「似乎」過半,但判決是未出棒,慢動作轉播後,球評通常會說「有改判的空間」,而不是說「誤判」。

總而言之,林文的推論跑得太快了。二個接近的判決結果是都對中華隊有利,但連誤判與否都有得爭論,要因此說裁判偏頗實在太勉強。除非作者有確實的憑據,裁判有刻意之嫌,否則這裡頭的言論,包括「搞掉一場比賽」以及用收賄的案例來影射,是過當了。

賽後記者會上,林智勝說:「還是有人眷顧我啦!」林恩宇也說:「不知那一國裁判,對我們還不錯。」有人認為這就是球員心知肚明的證據,讓人聽了很無言。

林智勝能不能確定自己有沒有出棒過半呢?林恩宇能不能確知裁決是否正確呢?顯然不能。那他們講這些話的真正意思也很明顯,那就是一半一半的判決,判給了自己的球隊,覺得運氣而已。

基本上,我是肯定媒體的功能的。但媒體常會突顯一些事件來賣新聞,有時不免偏向聳動的做法,或做一些爭議性的影射。棒球迷在這時候,倒不必跟著媒體起舞。

這場比賽,我們不必心虛,虛心注意世界各國棒球水準,就可以了。義大利對裁判或有不滿,我們的處境也有點尷尬,但怪到我們頭上就沒意思了。此外,對第三國而言,特別是韓國和德國,這件事帶來的負面影響,或許還不如觀戰手冊的烏龍


【延伸閱讀與相關連結】

心虛的勝利 我們不要當韓國隊 @聯合新聞網by林煒珽

中義大戰-精采但有遺憾 @Milstein

[世界盃] 神雞降臨,美好的勝利 @碩士論文侵略計畫

今天中義之戰之我見 @小白的窩

林恩宇:裁判對我們還不錯  @聯合新聞網

2007第三十七屆 世界盃烏龍觀戰手冊.  @李逵的棒球博物館

※本文並感念中義之戰為國捐驅的 Zeel 兄。(喔,他還活得好好的啦,只是炸掉一個深奧的關節而已 XD 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